管理人:三

牢骚和花痴,偶尔囤照片

现在听来仿佛都还能闻到六年前转塘青草味的空气


——其实讲真至始至终都没搞清楚企鹅罐讲了个什么故事

离开一切“圈子”以后感觉好多了

惧怕镜头到什么地步?如果给它设个奖的话,能当仁不让稳拿宇宙之王。一方面是真的丑,一方面觉得既然亲眼目睹那就已经无需更多的“到此一游”。但是这两年真是完蛋,没骨气到这点执拗都快被妥协。

存在感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跌进负值就太过可怕可笑可悲。被人扫进记忆垃圾桶里也罢了,自动感应门都时常不给面子,俨然活死人。

唉,从客服羞耻学会公开自拍开始(


多笑笑,虽然丑。

beat beat <3


小男孩和他的玩具

糊团卫报访谈翻译

笑死还看同人文#不要Google自己的名字

gramon脑洞集中地:

Blur:'We used to take it in turns to punch each other'


糊团:我们曾经轮流殴打彼此


回到香港,这个录制魔鞭专辑的地方,Damon,Graham, Alex 和Dave 谈论起了过去团队的分裂与重组,谈论了英伦摇滚音乐的现状以及为什么90年代的英伦摇滚是一次浪费的机会。


6月的香港对于呆在户外的人来说是个使人迷失的地方:令人窒息的潮热,高密度的人口和东西方之间思想的冲突和碰撞。或许当你抵达香港,被时差折磨时,你所需要的只是一...

哎哟。哎哟。

早就出坑了好吗请手动看看archive谢谢谢谢🙄

八百年没听过国语歌了……被惊艳到

少点犹豫,少点踌躇,去除多余的形式感和自我陶醉

/

连续一个月都处于蹲牢房模式,记得微博上看到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以前人崩溃是大吵大闹摔东西,现在人是看着没事但内心已经死透了。是后者

但是出门能做的,也不过是,把衣服送去洗,在咖啡馆以冥想之名刷手机


最近的乐趣是,打开大众点评刷老家的餐厅评价,毕竟是小城,餐厅开来开去都是在熟悉的街道上,一种云回乡。大学在外面待了四年都没留意,现在才发觉这个城市已经和离开时不太一样了

说是懦弱也罢,很多豪言壮语,雄心壮志,在看到一些已经烙在记忆里的景象时还是会立马瓦解


好像已经习惯莫名鼻酸和流泪


对教授失望,第一百零一次怀疑这一切的必要...

意识到现在在日常生活里还能有联系的朋友无不是已经认识六七年以上了,认识不代表熟悉,当然。从前觉得五年十年都是遥远非常的度量衡,现在却已经遍布了记忆每一个角落。这样的开关只要一打开就刹不住,再怎么撑着,一个人能消化的孤独恐怕也会有个限度吧…。


回忆和思乡,洪水猛兽。

1 / 14

© 看 图 说 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