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图 说 话

管理人:三

牢骚和花痴,偶尔囤照片

离开一切“圈子”以后感觉好多了

惧怕镜头到什么地步?如果给它设个奖的话,能当仁不让稳拿宇宙之王。一方面是真的丑,一方面觉得既然亲眼目睹那就已经无需更多的“到此一游”。但是这两年真是完蛋,没骨气到这点执拗都快被妥协。

存在感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跌进负值就太过可怕可笑可悲。被人扫进记忆垃圾桶里也罢了,自动感应门都时常不给面子,俨然活死人。

唉,从客服羞耻学会公开自拍开始(


多笑笑,虽然丑。

beat beat <3


小男孩和他的玩具

snap

彻底嗝屁

糊团卫报访谈翻译

笑死还看同人文#不要Google自己的名字

gramon脑洞集中地:

Blur:'We used to take it in turns to punch each other'


糊团:我们曾经轮流殴打彼此


回到香港,这个录制魔鞭专辑的地方,Damon,Graham, Alex 和Dave 谈论起了过去团队的分裂与重组,谈论了英伦摇滚音乐的现状以及为什么90年代的英伦摇滚是一次浪费的机会。


6月的香港对于呆在户外的人来说是个使人迷失的地方:令人窒息的潮热,高密度的人口和东西方之间思想的冲突和碰撞。或许当你抵达香港,被时差折磨时,你所需要的只是一...

哎哟。哎哟。

snap

早就出坑了好吗请手动看看archive谢谢谢谢🙄

八百年没听过国语歌了……被惊艳到

少点犹豫,少点踌躇,去除多余的形式感和自我陶醉

/

连续一个月都处于蹲牢房模式,记得微博上看到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以前人崩溃是大吵大闹摔东西,现在人是看着没事但内心已经死透了。是后者

但是出门能做的,也不过是,把衣服送去洗,在咖啡馆以冥想之名刷手机


最近的乐趣是,打开大众点评刷老家的餐厅评价,毕竟是小城,餐厅开来开去都是在熟悉的街道上,一种云回乡。大学在外面待了四年都没留意,现在才发觉这个城市已经和离开时不太一样了

说是懦弱也罢,很多豪言壮语,雄心壮志,在看到一些已经烙在记忆里的景象时还是会立马瓦解


好像已经习惯莫名鼻酸和流泪


对教授失望,第一百零一次怀疑这一切的必要...

murmur

意识到现在在日常生活里还能有联系的朋友无不是已经认识六七年以上了,认识不代表熟悉,当然。从前觉得五年十年都是遥远非常的度量衡,现在却已经遍布了记忆每一个角落。这样的开关只要一打开就刹不住,再怎么撑着,一个人能消化的孤独恐怕也会有个限度吧…。


回忆和思乡,洪水猛兽。

murmur

hide and seek

snap nyc
snap nyc

随便记记

初看the crucible后隔天早晨,睁开眼望了会青旅的天花板,想翻个身,狭窄的上下铺就嘎吱嘎吱作响,现实挤压进的些许辛酸才让人从断片状态中反应过来,但混乱仍持续着。比如感觉看到那个大胡子面影已经是外星球上的事——事实上只是在前晚,在地铁二十分钟外的49街——再比如像是掉进一个空间,我在前一秒存在,在这一秒存在,但下一秒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稀薄;纽约,big apple,一个被我列入人生最终理想地的地方,但彼时的自己恨不得马上乘上回岛国的飞机逃跑;打开手机相册,几张昏暗的合影牢牢显示在最前端。"哇我见了本命还合了影好激动好幸福"——这才是正常迷妹的反应,是不是?而我却只有一...

murmur 毛球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留学生身份认同的文章,膝盖爆裂。但是讲真,与其说自己是离不开华人圈子的comfort zone疏于留学生“与国际交流”这个本质任务,倒不如说无论哪个圈子的社交都不想参与…。
也是该明白环境和周围人事都是浮云,说到底还是看自己。过久的懒惰已经让学习能力跌破负值,一想到这点就惶恐到发寒

做不到像其他人那样把任何感情投射在画画上……做不到。它对自己来说像件不能够“随意去做”的事——虽然唯一会做的也只有它了。创作和表达有很多途径,但第一位总不是它。啊,觉悟不够,前途渺茫

murmur

喜欢各种香料

考完之后糟心的情况也没有缓解多少。想着活了二十多年终于能按自己的意愿布置一次房间,理想是深蓝墙壁大理石地胡桃木桌尤加利叶,现实是仅仅只有十平米一隅(with高昂的租金和极糟的地段)和有限的预算,沮丧到难以自拔。有的时候觉得别人不考虑这些零零碎碎也都活得开开心心,而对自己来说怎么就是永远难以妥协呢

最近感觉读完这一年预科就放弃考研回去重操摄影旧业了也说不定

murmur

QUOTE

毛球

他 为什么 这么可爱 。

转载自:Diiudiu

叫人怎能不爱

amazing creature


转载自:Diiudiu


Whishaw Thinking

 "I can be inscrutable"

酒酿圆子:

He’s now 33 and seems both younger — waifish and playful — and older. He talks with wisdom and with the rhythm of an old poet.


He allows me to stare right into them. They are no colour and every colour: green flecked with amber, blue...

听了这么多年还是觉得这首神到飞起……

这个飞扬起的衣角…………唉,分分钟想要狗带。如果自己是君王,多少个江山都肯让啊

本本本本

我当时想的是,“这在以后会成为很好的回忆”

呜呜T_T

驼马思牧乐:

Simon Amstell,在我之前的记忆里一直是“单恋你本老师数年的痴汉迷弟”,今天碰巧看了他2010年时做的一场stand-up comedy,被他讲的故事共鸣到不行。


在开头他讲了一个故事,大意是他和朋友在巴黎玩,有人提议说,我们从凯旋门跑到巴黎铁塔吧,于是所有人都很high地跑了起来,他也跟在其中,但心里想的却是,“这有什么意义啊?我为什么在做这个?”他看到每个人都非常享受当下的样子,然后他想着,“这在以后可能会成为我不错的回忆呢”。他说,看, 他就是这样,在应该享受当下的时候却会抽离出来,想到它在以后会成为很好的回忆。当他数年后...

头一回有这么一个对象让自己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晦涩意象都开始make sense,看着他的表演和眼神仿佛世界都变得更完满了一些

a crush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T_T

被这个抬眼杀得片甲不留
已经不是什么敷衍的形容词能去阐述的了…他是能直接成为人的muse的存在啊……

越活越过去

每次有贵剧粉来fo我都会非常心累…这两天删微博删到手麻,看着之前那个zqsg的自己也是哭笑不得

脑内可能有一个名为#当我要开爬梯时我要放什么#的playlist

“我也曾有过田园牧歌般的日子”

迈不出的步子,无法发送的消息,无人回应的空想理论

snap

倔强地憎恶所有拥有糟糕品味的人

不买难受,买了也并不会好受多少

两个人从七月说到九月,终于是拍掉了……

在过去的人生里是暑假在宣告着夏天的开始,以至于这回等到意识过来,夏天已经过去大半了。东京的四季划得分明,再过几天就能换上秋装了吧

出镜thx台妹~

snap

今天也是狂热的【】老师病发作期

The more you try to erase me
The more the more
The more that I appear
The more the more.
The more I try to erase you
The more the more
The more that you appear

snap

1.积极回炉重练 2.瘦下来 3.把过去抛得远一些更远一些。

Nosferatu in Love也是很完整,不想看更多的了。

两张旧照片

snap

Will it spin? Will it soar?

© 看 图 说 话 | Powered by LOFTER